安徽省示范性普通高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语言文字  > 咬文嚼字

也说“金海陵王诗”的真相

来源: 作者: 管理员 日期:2014-12-29 16:50:53

内容摘要

金文明先生在《“金海陵王诗”的真相》(载《咬文嚼字》2009年第11期)所论并非全部的“真相”,还有可以补充和商榷的地方。首先,“万里车书盍混同”这句诗中的“盍”确实错了,但这个错误应该由古人来负责;其次,宋人张棣《正隆事迹》所载的原文是这首诗最早的版本;其三,完颜亮的这首诗除了《正隆事迹》、《三朝北盟会编》、《桯史》这三个略有出入的版本,还有一个出入比较大的版本;其四,这首诗的作者究竟是完颜亮还是金国的翰林修撰蔡珪,以存疑为宜。

正文

文字大小: 中 

金文明先生在《“金海陵王诗”的真相》(载《咬文嚼字》2009年第11期)一文中指出,央视《百家讲坛》所播出的《两宋风云》节目把金废帝海陵王完颜亮在南侵之前所作的一首七绝的个别文字写错了,第一句“万里车书盍混同”,在宋人张棣的《正隆事迹》中作“万里车书一混同”,然后,金先生又根据《三朝北盟会编》中的记载,认定“诗中首句的‘一’字应当是‘已’,第三句的‘提’字应当作‘屯’。诗的作者为金国翰林修撰蔡珪,写成之后,被他的主子完颜亮冒名顶替、据为己有了。”金先生所论有一定道理,但却并非全部的“真相”,还有可以补充和商榷的地方。

首先,“万里车书盍混同”这句诗中的“盍”确实错了,但这个错误应该由古人来负责。明人陈耀文所撰的类书《天中记》卷十记载了完颜亮题诗的事,这首诗的全文是:“万里车书盍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与央视字幕所打出来的一模一样。此外,康熙时编的《御定渊鉴类函》卷三十二和清人潘永因所编的《宋稗类钞》卷八在记录这件事情时,完颜亮所题诗的文字也是如此。由此可见,央视的字幕是有文献依据的。不过,如金先生所说,“盍”字任何一个义项,放到这首诗中都不太合适,所以“万里车书盍混同”这句诗中的“盍”字应该是有问题的。问题在哪里呢?查南宋人岳珂所撰的《桯史》卷八,其中也有关于这件事的记载,这首诗的后面三句和《天中记》相同,但第一句作“万里车书盡混同”。“盡”为“尽”的繁体字,在字形上与“盍”非常相似,很容易混淆。《四库全书考证》卷七十一曾明确指出:《桯史》在清代编修四库全书以前的刊印本存在着将这句诗中的“盡”讹为“盍”的问题。由于《天中记》等书的内容基本上是对前代文史资料的抄录和整理,因此我们可以确定,这些书中的“万里车书盍混同”,很有可能是作者在抄书的过程中抄错了或者所依据的某些资料的刊本或钞本本身就有错误。

其次,宋人张棣《正隆事迹》所载的“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侧,立马吴山第一峰”,很可能是这首诗最早的版本,金先生依据《三朝北盟会编》的记载断定“诗中首句的‘一’字应当是‘已’,第三句的‘提’字应当作‘屯’”,似乎还需斟酌。据《四库全书总目》卷五十二《正隆事迹记》下所说:“棣始末无考,书中但称归正官,盖自金入宋之后,述所见闻也。所记皆金海陵炀王之事。始于初立,终于瓜洲之变,凡十有二年。……末附录世宗立后事数条,亦殊草略……”这段话虽然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张棣的生卒年和《正隆事迹》的成书时间,但却告诉了我们张棣是自金入宋的“归正官”,他所写的这本书叙述的是他自己从海陵王初立到瓜洲之变这段时间里的见闻,因此我们可以确定张棣应该在海陵王一朝做过官,至少当时的年龄不会太小,他“归正”(回归南宋)的时间应该在金世宗完颜雍登基后不久,而此书作于他南归之后,大致应在孝宗朝。与张棣相比,《三朝北盟会编》的作者徐梦莘没有在金国做官的生活经历。他生于北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及第,宋光宗绍熙五年(1194)撰成《三朝北盟会编》。在此书前面所列的参考书目中,有《正隆事迹》一书,因此,《正隆事迹》显然写成于《三朝北盟会编》之前。金先生依据《三朝北盟会编》的记载校改《正隆事迹》中所记的原诗,理由似乎不够充分。在无法确定徐梦莘所记是否有其他来源的情况下,两存也许是比较稳妥的办法。

其三,完颜亮的这首诗除了《正隆事迹》、《三朝北盟会编》、《桯史》这三个略有出入的版本,还有一个出入比较大的版本。在乾隆四十九年编定的《钦定重订大金国志》卷十四中,记完颜亮在图上题下这首诗,原文为:“自古车书一混同,南人何事费车工。提兵百万临江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大金国志》旧本题为宋宇文懋昭撰,前面有其人在端平元年(1234)的进书表,自称淮西归正人,改授承事郎、工部架阁。据此,原作者和《正隆事迹》的作者张棣一样,是从金国南下归宋的官员,不过时间是在南宋后期。但是根据《四库提要》的说法,本书在史实、措辞等方面有不少疑点,很可能经过后人的窜改,所以四库馆臣重新进行了修订。这本书中所记的这首诗的原文,当然也是不能用来校定其他版本的。

其四,这首诗的作者究竟是完颜亮还是金国的翰林修撰蔡珪,以存疑为宜。虽然《正隆事迹》说是蔡珪所写,但四库馆臣认为此书所记,“大抵约略传闻,疏漏殊甚。……不足以为信史也。”(《四库全书总目》卷五十二)它的可信度是很成问题的。《三朝北盟会编》以《正隆事迹》为参考书,因此它的记载有可能来自于《正隆事迹》,在缺乏其他佐证的情况下,是否可靠同样要打上问号。而岳珂在《桯史》卷八中,则把这首诗记为完颜亮所题,同时也提到了《正隆事迹》中的这个记载。他说:“反复它作,似出一机杼。或者傅疑益讹,抑其余皆出于视草?亦无所致诘。”意思是:拿这首诗对比完颜亮的其他作品,好像都是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那么,说完颜亮不是这首诗的作者,到底是附会的、靠不住的说法,还是确实如此,连他的其余作品都是大臣们所写呢?也没有办法去找人询问证实了。

以上所述,或许比较接近我们目前所能知道的“金海陵王诗”的大致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