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示范性普通高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语言文字  > 咬文嚼字

[[字形字义]从2篇文章看“咬文嚼字”的重要性

来源: 作者: 管理员 日期:2014-12-29 16:51:21

一、“身分”与“身份”
  
  (苏培成)
  
   “身分”与“身份”哪个写法符合规范?对这个问题,政府主管部门并没有作出明文规定,要靠报刊的示范和辞书的引导。从使用情况看,本来用的是“身分”,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又有了“身份”,于是“身分”与“身份”成为并存并用的异体词。据笔者的观察,在“文革”前还是“身分”占优势。1978年版《现代汉语词典》将“身分”“身份”合在一起,而把“身分”列在前面,正反映了这个事实。后来“身份”的使用频率突然高了起来,我猜想这和“居民身份证”用了“身份”有关。“居民身份证”市政府颁发的,这似乎意味着政府选用了“身份”这个写法。1996年版《现代汉语词典》作了相应的调整,“身分”与“身份”都单独出条,在“身份”下注音、释义,而在“身分”下注:同“身份”。显然,天平在向“身份”倾倒。
  
  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身份”这种写法为什么会出现,而且能够得到流传?我想这可能和分化多音多义字有关。多音多义字在使用时要音随意转,非常不便,人们希望把它改变为一音字。改变的办法有几种,一种就是改写。例如,“那”本来有nà和nǎ两个读音,分别表示指示和疑问。后来从“那”字中分化出“哪”字,读nǎ,专门表示疑问,“那”就只有nà一音一义了。照此办理,“分”有fēn和fèn两个读音,fēn是常读。如果把读fèn的“分”都写成“份”,“分”不就只剩下了fēn,成了一音字了吗?“身分”写成“身份”就是这样一种努力。可事实上,这样分化有困难。根据《现代汉语词典》读fèn的“分”有几个义项:①成分:水分/盐分/养分②职责、权利等的限度:本分/过分/恰如其分/非分之想。③情分;情谊:看在老朋友的分上,原谅他吧。显然,这些词语中读fèn的字不可能都写成“份”。文字的使用都强烈的社会性,把这些都写成“份”缺乏社会基础。群众不习惯,不支持,何况还多了两笔?既然不可能用这种办法把“分”这个多音字改为一音字,单独把“身分”改为“身份”也就没有意义了。还要注意一个事实,多音字的读音,非常读有向常读靠拢的趋势,读fèn的“分”在向fēn靠拢。当前,在北京多数人是把“身份证”的“份”读为fēn,很少有人读为fèn。这种变化如果得到巩固,写的是“份”,读的是fēn,“份”字岂不要增加fēn的读音?“分”这个多音字的读音没有减少,而“份”又成了多音字,这又何苦呢?根据以上理由,我们认为还是使用“身分”的写法较好。香港《语文建设通讯》1992年第2期上有篇文章,介绍了台湾“行政院秘书处”1985年颁布的《文字处理档案管理手册》,其中规定“部分”“身分”词中一律用“分”而不再用“份”。这值得参考。
  
   ——摘自《咬文嚼字》1998年第4期
  
  
  二、要分清“制定”和“制订”
  
  沈箭飞 
  
   “制定”和“制订”,这两个词是近义词,但决不是同义词;尽管它们读音一样,但含义和用法是不完全相同的。
  
   请看下面两个旬子:
  
   ①根据《建议》的精神,国务院认真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草案)》。(见朱熔基总理在九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的报告)
  
   ②“中国要不要制订西部开发法”一时成为大家讨论的热点话题。(见2001年3月15日《中国市场经济报》2版)
  
   为什么这两个句子选用了不同的加点词语?翻开《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就会发现,“制定”的解释是“经过一定程序定出法律、规程、计划等”;“制订”的解释是“创制拟定”。撇开它们相同的语素‘制“不谈,就看不同的语素“定”和“订”:“定”指决定、使确定,有完成了的意思,多强调行为的结果,可见和“了”连用,类似于英文时态中的“完成时”。比如我们编撰或整理前人的著作,在一定时间内已经整理完毕,最后确定,准备发表的本子就叫它“定本”。而“订”则有“拟”的意思,未必形成最终结果,多强调行为的过程,一般不能和“了”连用,类似于英文时态中的“进行时”或“将来时”。
  
    明白了“制定”和“制订”的区别,我们就不至于“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了,再实际运用中,也就能够做到“该出手时就出手”。